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lyc111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园林语言-林泉丘壑  

2012-03-05 11:49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魏晋南北朝是一个战乱纷扰、统治集团互相残杀、社会十分动荡的时代,因而对中国园林的兴造带来了重大的影响。首先,造苑选址上不再是远离都城的自然山水,而多建于城市近郊或城内。其次,空间范围明显缩小,不再动辄数顷。第三,功能转变,校猎的内容消失,娱乐观赏的功能加强。第四,人工景观的创作加强,由秦汉那种象征性的海上神山,向摹写自然山水方向发展,成为中国造园史上的一个转折时期。它不再是各地名山大川的直接模仿,而进入概括、提炼,予以典型化再现的境界。园林意境追求仿佛丘中、濠濮间想,而不必是某名山某胜水的具体写照。  

  中唐以后,壶中天地的境界,成了士人园林最普遍、最基本的艺术追求。独孤及在《琅邪溪述》一文中说:“疏为回溪,削成崇台。山不过十仞,意拟衡霍;溪不袤数丈、趣侔江海。知足造适,境不在大”;白居易自己造园时:“帘下开小池,盈盈水方积。中底铺白沙、四隅揪青石。勿言不深广,但取幽人适。二岂无大江水?波浪连天日!未如床席前方丈深盈尺”,“淙淙三峡水,浩浩万顷波;未如新塘上,微风动涟漪,他称牛僧孺园中之湖石:“三山五岳,百洞千壑,尔缕簇缩,尽在其中。百仞一拳,千里一瞬,坐而得之”。这种“壶中大地”的造园艺术,在经济、人力、物力上所费不多,但得到的艺术效果却极其显著,正如诗曰:“峨嵋咫尺无人去,却向僧窗看假山”,显然,在“五岳寻仙不辞远,一生好入名山游”的同时,还可另辟新境,在这些“才高八九尺”的假山中体赏到“势若千万寻”的艺术意趣,甚至连近在咫尺的“擅天下之秀”的峨嵋山,也不想去了。 

  到了明、清两代,上承中唐至两宋园林壶中天地的格局,尚有余绪。如明代王世贞在自己园中建壶公楼,潘允端所造豫园入园处,竖一人境壶天的小坊。清代所造扬州个园,园中主体建筑抱山楼中悬壶天自春的匾额,最明白不过地点明了个园欲达到壶中天地的意境:‘曲廊邃宇,周以虚栏,敞以层楼,叠石为小山,通泉为平池,绿梦袅烟而依回,嘉树翳晴而蓊匌,闿爽深靛,各极其致。以其营心构之所出户而壶天自春”。然而,两代已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后期,封建大帝国渐渐走到了它发展的尽头,这样的社会存在势必在园林建设上亦有所反映,许多士人需要一个较壶中更小的天地,作为栖身之所,而且在其中建起如壶中天地同样境界的大千世界。于是应其势而产生了芥子纳须弥,成为人们在园林中普遍追求的意境。明代陈所蕴《啸台记》曰:“予家不过寻丈,所裒石不能万一山人一为点缀,遂成奇观:诸峰峦岩洞,岑巘溪谷,陂坡梯磴,具体而微。山人能以芥子纳须弥,可谓个中三昧矣。”明清之际著名的戏剧家、造园家李渔,在南京造园,命名“芥子园’:“地上一丘,故名‘芥子’,状其微也。往来诸公见其稍具丘壑,;胃取‘芥子纳须弥’之义”。 园林英才网-转自网络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